主頁  > Fenix 體驗  > 專業測評  >

Fenix HM65R——充電一次跑完百公里


作者:楊振中

 

18年靈鷲山50越野是周日,周六參加完東黃山50后連夜開車趕到,夜里疲勞失眠。第九名完賽,錯失前八獎品。比賽難度不小。今年得到了奧尼捷的免費名額,看到“傳承江南之巔”的宣傳,幾百公里開車趕來,像禿鷲一樣,看看能不能撿到大神們吃剩的殘渣,撿個小漏。開賽前,也不知道此賽有無設置獎金,在群里問了一下,也無人回應。

      領參賽包未查強裝,但有現場體檢環節,不錯。出了領包酒店,步行在周圍逛游,在一家餐館外面看到里面在吃飯的人的一個側影,看著像趙家駒。后來開分析會時,果真是趙大神,八零也到場了,大神駕到,獎金肯定是設置了。分析會后,開車去起點附近找吃的和住宿,沒想到起點附近只有一家民宿,全部被主辦方包了。只好隨便吃了點燒烤,沿著山路開回城里住宿。晚上十一點入住,一夜睡的不踏實,沒開空調,感覺有點感冒了。管他呢,上山就是干。

圖片1.png

圖片2.png

  6點開賽,可能是“衢州之巔”太嚇人了吧,百公里組的參賽者不多,男女總計不到200人。本來想把頭燈全放在換裝點,自信天黑前趕到換裝點么問題。又怕路上查強裝,還是保險點吧,全程攜帶,不差這點重量。沖出起點,先是盤山公路上長坡,去CP1的路上,有一段很長的山路沒路標,我們幾個人(其中大多是50組的),邊跑邊疑惑,后來索性停下來,看軌跡的看軌跡,我懶的掏手機看,就等吧,這時一個50組的老外跑過來,我問他,好長一段沒路標,你開軌跡了?沒跑錯吧?老外用流利的中文說“DEI DEI”,于是大家釋然,收起手機接著跑。在中國的地盤上,向老外問路,我們太聰明了。到CP1時,打卡顯示我排第五,CP1和CP2這兩段爬升都比較大,又陡又爆嗮,山路兩側又無遮擋,又傻了一回。

圖片3.png

沒戴帽子,汗水老往眼睛里流,手擦汗,感覺臉上的鹽把皮膚都擦疼了。在中暑邊緣徘徊,放慢點速度,想保留些體力,決戰在暗夜。山上超了兩個小帥哥,可能他們前面沖的太快,有反應了。一個帥哥說,他剛看到一條蛇盤在頭燈的樹枝上,問我看到沒。我雖然沒看到,但從此留下了陰影,這大太陽天,山上的蛇確實會出來嗮太陽,于是后面不管白天還是夜里,我看路上的樹枝,感覺都像蛇,有時候身體碰到晃動的樹枝,還疑惑是不是碰到蛇了。

圖片4.png

 從CP2開始,我排名一直是第三,剛超過的小伙子跟的也比較緊,CP3,4,5,打卡時間哦領先十分鐘左右,往往是我坐下來吃飽了,他正好進站。CP5是換裝點,我寄存了衣服和備用頭燈,此時天未黑,志愿者提醒我要加衣服,我說我晚上雨戰也不會失溫。此時我距離前面的第二名落后半小時,距離趙家駒落后一小時。聽一個志愿者說,第二名在浙江越野圈甚有名氣,網名 無藥可救,云南人在金華,是個狠角色。本來還想夜里挑戰第二名的,此時只想把身后的帥遠一點,保住現在的名次就可以了,別把自己搞傷。我沒寄存鞋子,CP5吃的比較多,同時給手表充電,吃完,把頭燈戴到頭上,繼續趕路。

圖片5.png

圖片6.png

本來想六點多再開頭燈,計劃晚上12點前結束比賽,頭燈電量足夠用。于是17:20天還沒黑,就開燈了。1400流明的菲尼克斯HM65R真不是吹的,照的上路上的小石子,藤條,樹枝,竹茬子清晰可見,腳下的路明晃晃的,心情也敞亮輕快了很多。像這種帶斜尖的竹根和樹根尤其危險,如果是下坡動能大,速度快腳踩上去,那就要SOS了,一般的鞋底防不住。這種高亮度頭燈對女跑友來說,特別重要,長距離越野尤其是人數少的比賽,夜間可能前后很遠沒人,有時還要經過墓園,山路邊上經常傳來嘩啦亂響,有野豬,野兔,松鼠,流浪狗等等,用高亮頭燈直照過去,先弄它個短暫失明,再配合登山杖就安全多了。

圖片7.png

這次就是這樣,夜里幾次遇到山民放養的土狗,追著叫,最后的幾十公里夜路全都是我一個人度過的,追不上前者,也不甘心被后面追上,想放相聲聽,又怕手機電不夠,到六十公里時,發現手表沒電自動關機了,于是開啟手機咕咚記錄。這次的夜間反光標很好,中間的白色反光條很長,頭燈照過去,非常醒目。這種反光標估計要幾塊錢一個,組委會確實壕。

圖片8.png

頭燈開啟三個小時后,正在艱難陡爬時,發現亮度突然降低,可能是最高檔電量消耗太快,HM65R會自動降檔到中等亮度,沒帶充電線,于是我關掉頭燈,拿出手電筒照明,繼續干。到最后一個CP點,志愿者說到終點只有7公里了,爬升只有四百左右,難度小,后面一名落后我不少時間。于是我沒帶水,少量吃喝完畢,開啟菲尼克斯,想著一鼓作氣沖到終點吧。很快就感覺又上當了,當然志愿者也是好心,這上上下下的爬升,最后的陡降,去年這段陡降是雨戰泥巴路,今年天氣缺雨水干燥,一層細浮土很滑,聽著里程報數,大大超過了7公里。完賽后才知道終點調整過了,原來的終點跟起點不在一起,組委會臨時調到一起了,這樣距離和爬升都加大了。很多志愿者不知道這個情況。這一段我低估了,用時比計劃超了不少,只能忍著干渴熬到終點。

圖片9.png

這次比賽難度極大,爬升八千雖然沒江南之巔那么大,但是賽道難度大,最終完賽率只有三成左右。我后面的小伙子最終在我之后四小時到達終點,可能是睡了一覺吧,女子百公里組只有四人完賽,三人站臺。我完賽后要等女子前三都完賽才能頒獎,到車里休息了幾個小時,天亮后女子第二名肖靜艱難完賽,她說太難了,中間幾次想退賽。這種高爬升比賽,女子肌肉弱,會放大差距,所以男女子組前三成績相差很大。

圖片10.png

圖中趙家駒撤的早,頒獎時群眾演員代領的

圖片11.png

感謝菲尼克斯陪我這一路,給我更多信心。總結起來,如果一直開1400流明高亮度,可靠待機時間三小時左右,后面就只能用中低亮度了,更合理的策略是危險路段(荒密,亂石,濕滑,腳下障礙物多,野生動物)時開最高亮度,其他情況還是開中等亮度就足夠了,比如臺階路,小道,泥土路,盤山公路等。

圖片12.png

圖片13.png

一周后,1123號,我又戴著菲尼克斯參加了陽羨100越野賽百公里雙人組的比賽,與談平女神搭檔。因為是主場,這次開的中檔亮度,公路路段補給站關閉頭燈,最終一只頭燈安全完賽,獲得了雙人組冠軍。談平也刷新了女子組賽道記錄,比女子個人組第一名領先四十多分鐘。戴著菲尼克斯HM65R參加的兩場百公里,都撿到漏了,小幸運。期待我和菲尼克斯的下一次百公里。

圖片14.png

?